周恩来(二)

南开中学毕业后,周恩来认为自己应该继续深造,他筹划考官费留学生。既是官费,求学费用可暂不考虑。而其伯父早已无力负担南开学费,又去哪里筹措远渡重洋的旅费呢?这时,他的老朋友吴——曾经在中学的大个子东北人又出现了,他说服了其他三个在日本留学的学生,与他一块每个月为周捐助10美元,这无异于雪中送炭。1917年7月周恩来到达日本,并前往东京的东亚高等预备学校注册,只要学完预备学校的课程,便能获得中国政府的资助,但他从未完成。当时日本对中国的态度已变的傲慢无礼,日本人把中国看成一个没有获得真正独立的古老、软弱、无能的国家因此把它当作一个合法的掠夺物。

        日本对中国的敌对态度,促使中国留学生于1917年7月20日组建了新中学会,每星期日的上午,他们都举行会员座谈会。先由每人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自己的学历志愿等,后来就座谈国家大事、个人的学业与感想等。1918年5月,由童冠贤介绍,周恩来加入了“新中学会”,并迅速成为了这个团体的骨干。在入会的仪式上,周恩来发表了演讲,他分析了中国衰弱的原因:“我们中国所以如此的衰弱的缘故,全是因为不能图新,又不能保旧,又不能改良。泰西的文明所以能发达的原由是因为民族的变换、地势的迁移,互相竞争,才能够一天比一天新……所以我刚入这会,见着这个‘新’字,心里头非常痛快,望诸同学人人心中存着这‘新’字,中国才有望呢!”最后,周恩来把“哲学的思想,科学的能力”这句话作为赠言送给其他会员。

旅日学生合影

         同年,吴邀请周恩来去京都与他同住,此时吴获得了两份生活津贴,并且还有了一个聪慧的妻子。和在东京一样,周恩来在这里也没有进入大学学习,虽说他填过一份申请书,但这份申请书交没交上去都是个迷。在同住期间,周吴两人的政治分歧越来越大,吴认为俾斯麦这样的人才能领导国家向现代化迈进,而周则相信只有对中国人的头脑进行意识形态的改造,才能使中国发生必要的变化。不得不提的是当时的周恩来经常喝多,以至于其在与吴的争论中经常失态,到后来周吴两人之间的矛盾只能由吴的妻子来从中调停。1919年春天,周恩来已经做好了回国的准备,他想立刻投入到五四运动中去,这一问题在吴的家中引起了激烈争论,但周恩来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想立刻回国。最后吴太太不得不到市中心将自己的戒指当掉用来做周恩来回国的盘缠。在旅居日本18个月后,周恩来于1919年5月离开了日本。

《雨中岚山》诗碑

参考资料:

周恩来传( Dick Wilson著 封长虹译)

天津日报2004年8月15日刊,《南开留日学生与新中学会》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